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决策参考 >> 理论参考

徐扬生院士:高等教育不宜搞大跃进

 

发布日期:2014-11-06  浏览次数:508

徐扬生院士:高等教育不宜搞大跃进

 

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深圳

这个秋天,深圳高校的新成员—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迎来了300多名首届本科生。作为深圳市境内外合作办学的一种新模式,这所大学自筹备起就备受关注。这是一所合作创办的大学,但在教学管理方面其秉承了香港中文大学的优良传统,以国际化、通识教育、中英双语教学和书院制为特色,培养学生跨领域、跨文化的全面发展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港中大(深圳)的首任校长徐扬生坦言“身上的责任和压力都很大”,但他相信这所学校能够给深圳带来不一样的改变。

时代周报:您觉得港中大能给深圳带来什么样的变化?

徐扬生:第一当然是人才,深圳需要这些人才,整个珠三角和南中国都需要,尤其是国际化的人才;第二,我们可以给深圳提供一些学术研究基地,比如说我们可以建立很多重点实验室,可以引进很多一流的研究人员进来,像斯坦福对硅谷那样,给深圳提供一些创新的土壤。

另外,我们可以给深圳提供一些好的文化。一座伟大的城市需要有伟大的文化,这个文化要靠大学、知识分子、文化人共同去创建去积累。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,更需要这种文化积累,香港中文大学有浓厚的中国文化传统,我们会非常强调这些。

时代周报:近年来不断有国际媒体将深圳与硅谷类比。硅谷的大爆发与斯坦福的关系紧密,您认为现在深圳市是否也急切希望有一座自己的斯坦福?

徐扬生:我认为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,有两个原因:一个是因为斯坦福是一所很好的大学,它周围有一批研究院,对硅谷产业界的辐射是很大的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就是硅谷的创新的文化。这种文化对硅谷的投资、创业、创新、设计和人才培养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深圳也有独特的文化氛围,这座移民城市有年轻人敢于创新的精神,很像硅谷文化。

硅谷的人不仅在技术上注重创新,金融业也很注重创新。硅谷之所以成为今天的硅谷,除了他们科研人员以外,还有就是投资者,目前深圳需要培育或吸引这样的投资者。

最近李克强总理也就金融创新发表了讲话,我认为李克强总理非常了解这件事情,所以他提倡中国要有这方面的创新文化,社会也应该提倡这种创新,这样深圳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创新的都市。

时代周报:您如何看珠三角在高等教育上的投入?

徐扬生:广东省和深圳市政府在这方面确确实实做了很多实事。但我觉得高等教育的发展不宜搞大跃进。首先,世界上80%的公司第二年就关掉了,学校不行,办学校是要很慎重的。如果办得不好的话,政府去收拾这个摊子是很难的。其次,办学要有不同的模式,各种各样的模式都可以尝试。社会应该被赋予一定的责任,不应该都由政府来办学,需要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办学,为政府减轻包括财政在内的各种负担。

时代周报:对于目前深圳高等教育,你觉得有哪些更好的尝试呢?

徐扬生:香港中文大学150多栋楼,140栋楼左右都是社会人士捐款冠名的,我们能不能发挥这样的作用,让社会来支持办学?我们已经成立了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教学基金会,已有一些社会爱心企业或个人为学校的教育事业发展进行捐款,用于学生奖学金的发放,同时支持来自贫穷地区和边远地区家庭的学生实现大学梦。我们目前现在筹建各种奖学金,比如“深圳农民工孩子的奖学金”,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可以关注我们学校真正需要帮助的学生和家庭。